德甲

美人泪又名诅咒之玉

2019-11-15 06:37: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人泪又名诅咒之玉,这个东西不仅仅是美丽,更多的东西就是这个东西代表了财富,大到富可敌国,今天小编不为大家收集古风句子,给大家讲讲古风美文吧,感兴趣的你一定别错过了,欢迎品鉴了!

往生路上,奈何桥旁,我拿起了那碗孟婆汤,在此生最后的记忆里,向上天祈求,愿用来生所有的幸运,来换一个和你重逢的机会。――离儿

01.美人泪

美人泪,又名诅咒之玉,相传得此玉者,官者可仕途顺畅,商者将富可敌国。因果相生,有因便有果,世间从无什么便宜事,拥此玉者,也将受到上天的诅咒。

据史册记载,美人泪自南国而来,至今已有千年历史,现在,它便是那江城南家的镇族之宝。

南家乃江城首富,旗下产业遍布全国各地,是有名的勋贵之家。传说百年前的南家只是江城江边的一户普通商家,南家的老祖宗阴差阳错之下得到了那块美人泪,从此南家的生意便像开了挂一样,迅速飞升。只是南家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南家的子嗣一代一代的减少,到如今最小的一辈只剩下一个孙女南离了。

“南家将于本月20号在广滨酒店举行拍卖会,拍卖美人泪,据悉,南家近两年来……”

洁白整齐的病房内,墙上正中央处的那台液晶电视正在播放着目前最热的经济新闻。

南离坐在病床上,双手抱膝,侧头看着窗外,苍白的脸上神色复杂,只直直的望着一处。

“美人泪,我该怎么做,才能让爷爷改变主意。”

她喃喃自语,忽直起身来,一双眸子也变得透亮起来,“只能这样了。”

02.遇见

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里,许多衣着华贵的男女持帖而来。

南离用手理了理头上的假发,将鼻梁上的眼睛扶好,确定无碍后,端着盘子便朝里面走去。

她今天只有一个目的,破坏拍卖。美人泪乃南家传家之宝,南离从不怀疑自家的好运气来自它,虽然这样说,有点玄幻,可这却是一个铁定的事实。

小的时候,美人泪曾经遗失过一段时间,拿到它的人,两天之内便将自己的逆势挽转,还从中狠赚了一笔,当然,事后他也得到了报应。这也是许多人知道美人泪,而不敢打它主意的原因,除非原主自愿转手,其它形式得到它的,尽管短期内会得到一定好处,可它的报复却是你承受不来的。

南家拥有美人泪多年,也从一个人口兴旺的大家族到现在小辈只剩她一人,这是它对原主的诅咒,除非是到了最开始的主人手中,否则诅咒会一直持续。

她自出生起,便身体不好,三天两头便往医院跑,长大后,身体更是虚弱,现在的大多数时候都是躺在床上,美人泪虽重要,可爷爷也不想南家血脉就此中断,爷爷对她十分宠爱,所以愿意用这通天财富为她换一个康健的身体。

大厅里的人很多,放置美人泪的房间更是有诸多警卫看守,她无法近身。

“感谢各位的到场支持,现在开始我们今晚的主题,美人泪。”

台上的司仪说着,南离听到下面的人开始报价,急得发慌,左右看看,却没发现什么机会。

“四千万”

“五千万”

“五千五百万”

“五千五百万第一次,五千五百万第二次,还有没有要加价的。”

一位圆脸大肚的男人,喊出全场最高的价格,这个价格对于到场的人来说并不算高,只是大多数人对于美人泪还是畏惧的。

“五千五百万,第三……”

“一亿”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人群中而来,场面瞬间静了下来。

只见一个身着黑色西装,身形高挑,样貌俊朗的男人从人群中走来。

南离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脸上冷汗直冒,心也开始绞痛起来,她跌跌撞撞的走到正中央。

“等一下”朦胧之间只看得见那个男人向她走来。

03.过往

“裴朗”,南离歪着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试探着叫了他一声。

“是我”,男人面容平静,并没有什么震惊的表情。

昏迷之际,南离下意识的冲了出来,试图结束这场拍卖,却没想到刚刚到这个男人面前便晕了过去,即使昏睡也没忘了抓住他,不让他带走美人泪。

“真的好像啊,没想到居然能见到这么像的人,美人泪的第一位拥有者,阿朗,你终于出现了,”南离看着裴朗,一时间感慨万分。

“什么?”

“哦,没事,恭喜你得到美人泪,”南离说道,“世人都知道美人泪会带来的好处和诅咒,却不知道背后的故事,我自出生起,美人泪便放在了我身边,我总觉得冥冥之中有种力量牵引着我和它,让我无法对它割舍。”她望着远方,书上记载的一幕幕似乎出现在了她眼前。

三千年前,南国,一名约莫十八岁的少女跪在地上,对着面前的人祈求,精致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爹,离儿不要嫁给太子,您明明知道我与朗哥哥……”

“住嘴,此乃皇上圣旨,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这都是无法改变的。”

“太子荒淫无道,您怎忍心将女儿送进那个火坑,况且,朗哥哥走时,您明明答应过将离儿嫁于他,”离儿抬头望着他,眼神固执执拗。

丞相偏头不去看她,语气悲凉,“离儿呀,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他不会回来了,前方我国几十万大军突然叛变,北朝隐世多年的五皇子回国,短短几个月,北朝局势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那个五皇子就是阿朗。我本该以死谢罪,可我南家上下几百条人命何其无辜,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们啊。”

闻罢,离儿早已瘫倒在地,脸色苍白,双手紧紧的握着,“原来真的是他呀,那这些年我们相处的种种算什么,我又算什么。”

南家义子林朗,十岁时被南朝丞相从外救回,与离儿青梅竹马长大,本打算在离儿十八岁时拜堂成亲,却在成亲前夕,南国与北朝发生战争,林朗受命领兵出征,不久后,南国士兵叛变,林朗生死不明南朝投降,割地赔款,不久后,北朝五皇子裴朗回国,推翻太子,成为储君,而裴朗曾名林朗。

南国四十三年六月一天,北国军队驻扎在城外,南国危矣,离儿一袭红衣被抬进宫中,太子以她为要求担保南家二百五十人口。

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可离儿知道她再也见不到这样的景色了,太子求娶她本就是为了威胁裴朗,可是她这么喜欢他,又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了。

北军攻城之际,她一身红衣,立在城墙之下,远远便望见了那熟悉的身影策马而来,朗哥哥,我早已发现你的秘密,却甘愿为你沉沦,我不后悔这一切,却无法原谅自己,只求来生我们之间能够顺畅一点。

红色的身影从墙头一跃而下,裴朗都来不及看清她。那日他抱在她,坐在城门之下,任两军交打,宛如没有灵魂一般,他早就该来的,却还是晚了一步。

美人泪握在他的手中,泛出丝丝红光,这是他为她集万千工匠打造的求亲礼,如今将随她一同离去。

04.尾声

“我总觉得它会等来它的主人,见到你第一面,我便觉得你是,”南离轻泯了口茶,淡淡的讲着。

“是吗?可是我却是为你而来。”他笑了,如阳光般温暖,“离儿”。

南宁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济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芜湖整形美容手术
梅里斯达斡尔族区人民医院
镇江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