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太元 正文 第十四章 分别

2020-01-16 17:38: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太元 正文 第十四章 分别

时光匆匆,如今已然是暮春时分。远方的山峰一片碧绿,生机盎然。村里进山打猎的活动越来越频繁起来。

村里已经慢慢地富裕起来,很多村名都有了更多的余粮,最近洗石村不少人家都开始琢磨多生些孩子,毕竟人口才是发展的根本。以前是担心养不活,自从牛首山发生了那番变故以后,进山的风险与收获都大大提高。

光翟与浅浅并肩走着,两人都没有说话。浅浅看上去有些闷闷不乐,趴在她肩膀上的小白看见主人情绪不高,也有些慵懒,不时地舔着自己的毛发。

自从那天从牛首山回来,小虎受伤昏迷不醒,到这些已经过去了足足一月。小虎自从上次伤势痊愈以后,感觉自己的力气更胜从前,更是身轻如燕。这个发现让他惊喜不已,对此光翟想到的可能是自己的灵力洗涤了他体内的经脉,按江湖上的说法来看,已经是打通了体内的经络。

小虎从自己的妹妹和大牛三娃那里,听说了后面发生的事情以后,对光翟大为改观,但是碍于自己的心里作祟,一直没有去给光翟亲自说声感谢,为此浅浅还对他不理不睬一个星期。

光翟知道男孩子较真起来都有些别扭,也不在意。想来一直以为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突然间转变成自己得仰望的存在,一时间还是无法接受。不过对于浅浅更光翟走的亲近的事情,也不在耿耿于怀了。

路不是很远,总是会有尽头的时候,两人再次走到了村口的大树下。浅浅眼神失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挽留?不觉暗自摇头,怎么可能开的出口。

生平第一次感觉到离别的苦楚,长久以来存于心间的情愫还没等到开花结果,已然快要凋零。这一去,此生可能再也不可能相逢。究竟意难平。

“浅浅,你好生修炼,以后说不定我们还会有再相见的那一天,我还有很多事情去做,这里终究留不住我。”光翟见浅浅闭口不言,虽然不忍心,还是说出了这番话。自己本来早已打算要走,只是不知浅浅从哪里知道消息。近月来,总是频繁地来找自己指点修行上的事情。

每次为她解答疑惑的时候,发现她总是看着自己走神,自然也是明白了过来。也只能再多停留一段时间,能多在修行的道路上为她更进一步,以后她遇见危险的时候,应付起来更多一丝把握。

浅浅见光翟还是对自己说出了分离的话,眼中似有水光。手指紧紧地握的发白,该来的总归是要来,自己虽然已经尽量地拖着光翟的离去,可是到了如今,想来已经是留不住了。

“嗯,翟哥哥,我们以后肯定会再相遇的,我现在也很厉害的哦,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追上你的脚步。到时候,我也想和你一样出去看看这个世界。”浅浅勉强地露出笑容,倔强地对着光翟说道。

光翟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越发出落的水灵的女孩,其实他的内心还是有着一丝的波动。前世的自己,很少和女孩子打交道,身边从来没有什么亲密的异性,就连同性的朋友也没有几个可以说的上话的。如今重活一世,又因缘际会地认识了浅浅,这个村里唯一和自己有着交集的女孩。他又怎么可能真的无动于衷,只是他还有很多关于身世的疑问需要知道答案。留在这里,永远不可能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从上次青松道人的清心咒将他曾经的那些悲伤痛苦的回忆封印了起来,但是他还是记得自己是被林老头收养的,自己的父母到底是何人,为何遗弃自己。他不想活的不明不白,不可能什么都不在乎。那他会对自己本身的存在感到怀疑,又如何能念头通达。

林老头知道的也不多,关于他身世的情况也没法提供什么有效的帮助,世人都说修仙者无欲无求,踏上了修仙便已经对过去的曾经放下。才能超脱己身。其实都是说书人的美化罢了,人生的七情六欲才是真正催动这个世间一切的根本。修仙者中也有极恶之人,为了一己之私,视生命如草芥。

所以林老头支持光翟去寻找自己的身世,不然这以后肯定会成为他修行路上最大的心魔。许多修仙者都抛弃了七情六欲,自觉才能证得长生大道。又有多少人可以踩着这皑皑白骨,最终踏上天路。

“浅浅,你要记得一件事情。小白你一定要看好了,不能送人。它未来的成长应该是不可限量的,有它在,你的安危会更加有把握。我送你的书,你别丢了,修仙心法书籍得来不易,容易招来旁人的眼红。不可在人前轻易地拿出。”

光翟望着依然趴在浅浅肩上的小白,想起了小鼎中那头牛喷出的一丝紫气进入了小白的身体中。虽然自己对这个世界认识的很少,但是也知道这个小鼎不简单,不然何以可以吞噬万象境的元丹。

浅浅点了点头,看了眼肩上的小白,眼神温和。这小家伙不像村里的鸡鸭犬兽,毛发光泽不说,身上还有股淡淡地香味。作为一个爱干净的女孩子,自然对它喜爱倍加。再说小白的拥有不少灵性,懂得自己说的话,还时时刻刻陪伴自己的身边。翟哥哥一走,以后可以陪她的也就只剩下小白了。

“翟哥哥,离开之后你打算去往哪里?”浅浅回过神来,一脸焦急地问道。

光翟摇了摇头,去往哪里自己也不知道,只能先离开这里,然后再慢慢打算。不过他还是明白浅浅话语的意思,只能答道:“我们可能先去南陵县,之后再作打算。”

浅浅有些失落,以后就算自己出了村里,又该去哪里寻找光翟呢,连一个目的地都没有,更加的感到伤感。

“浅浅,如果你以后步入了练气期,才可以离开村里。千万记住了,这时候你才有点自保之力。没事,修仙之路一旦踏上,我们必然会有相遇的那天。来。这个令牌给你,你收好了。以后你可以去这个地方等我。我会去找你的。”

光翟说道,从怀里拿出了那日青松道人一行人离开之时,自己醒来后发现的那块青色的灵玉牌子,想来,有了这个令牌,浅浅以后想进入那宗门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自己还要去寻找身世之谜,自然不可能去那宗门的。

浅浅接过青色的灵玉牌,令牌上有着一丝冰冷的气息不断地传出,道玄宗三字刻印在上面。嘴角露出微笑,天地之大,自己又如何去寻找光翟,如果自己加入了这宗门,以后翟哥哥肯定会去找自己的。顿时一月以来,心里堆积的郁闷慢慢地散开来。既然留不住,总比日后无法相见来的好。

“翟哥哥,那说定了啊,我一定会加入道玄宗的,到时候你一定要去找我,不然我…我就恨你一辈子。”浅浅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有些害羞,毕竟是女儿家,这些话自己都感到心里的情愫已经快要藏不住了。

“好,浅浅,你放心,我答应你,一定会去看你的。”光翟坚定地承若道。

两人在树下聊了不久,见天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浅浅虽然心里不舍还是和光翟作了分离,也顾不上女儿家的颜面,上前拥抱了下光翟,光翟也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小声地安慰着会再见的。

村口的另一边,小虎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也没有上前去打扰两人,村长对他如亲儿子一般,他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修仙者的存在,已经认可了光翟。只是想到自己的妹妹,以后该如何自处?有些不忍地别过头去。

村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身后,轻轻地叹了口气,拍了拍小虎的背,语重心长地说道:“小虎,洗石村对于光翟来说,终究还是太小了,修仙一路精彩与凶险万分。哪里比得这小村落里的安生?我们这些凡俗之人,就应该好好地生活在这里,外面的世界对我们来说。太遥远了。时间长了,浅浅自然会慢慢忘记光翟的,你也不需要烦恼。”

小虎点了点头,妹妹一直是自己心里的逆鳞,如今看她这般难受,自己心里如何好过,要不是知道光翟如今已经今非昔比,他早已经上去用拳头招呼光翟一顿,再把他留下来。心里这般想着,双拳握的发响。

两人从拥抱中分开,光翟知道自己该回去了,明天一早便离开生活多年的洗石村,也见不到浅浅。浅浅也不说挽留的话语,微笑的看着光翟慢慢地向村里走去。

“翟哥哥,我会等你的…会的”浅浅见光翟走远,小声的说道,眼角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地留了下来。是夜。

异日清晨,落石村还在雾气中沉睡着,一老一小的身影已经从雾气中慢慢走出,顺着村口的路离开。走了大概一刻的时辰,一男一女出现在村口,男的是小虎,女的自然是浅浅。

此时浅浅眼神有些迷离,到底最后的道别都没有和自己说,就这样离开了吗。

小虎看着有些生着闷气,心里有些话再也憋不住了,对着路口喊道:“你连招呼都不打就这样走了吗?你真的浅浅有多伤心吗?我还没来得及和你道一声谢谢啊!”

呼声传出了很远,和安静的清晨相当不和谐,可是却无半点回应。一男一女就这样在树下静静地发呆,看着远方。

天津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白癜风医院怎么预约
贵阳看癫痫的医院排名
沈阳白癜风治疗价格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