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江淮汏旱谁给渔民仩個保险

2019-11-09 18:06: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据新华社电 昔日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江南鱼米之乡,如今满眼是干涸的鱼塘和干裂的稻田。

持续数月的罕见干旱,让有中国淡水渔业第一市之称的湖北荆州市水产业遭受重创,约150万亩水产养殖水面受灾,占了全部放养水面的近七成。大旱面前,以湖为家、以打鱼为生的渔民如何生活?来到荆州展开调查。

没有水鱼苗蟹苗都死光了

5月28日,荆州市监利县福田寺镇渔民刘巨庭头顶烈日,脚踩淤泥,带到他家去采访。一个半小时后,刘巨庭停下脚步,指着远处的一条船说:那就是我的家了。

放眼望去,洪湖已几近水洼,像是一片坑坑洼洼的沼泽。刘巨庭的船家就泊在他们祖祖辈辈苦心经营的福田寺镇洪湖养殖场。里面横七竖八地趴着数十艘搁浅的渔船。我在洪湖生活了快50年,平生还是头一次见到湖底。如果再干旱下去,洪湖也就彻底干了。

最让刘巨庭痛心的,是湖里放养的螃蟹和鱼虾,如今都已经死光了,让他血本无归。今年借贷投入了150万,没想到旱情这么严重。一直盼着下雨再养大一点可以卖个好价钱,结果盼不到雨,没有水,鱼苗蟹苗都死光了。

从当地水产部门了解到,像福田寺镇这样的专业养殖场,监利县一共有四家,涉及渔民323户,共1294人。有些渔民在鱼蟹旱死之后就改养小龙虾。小龙虾生存能力非常强,没想到水位一降再降,龙虾苗也旱死了。

据荆州市水产局局长肖家浩介绍,六七月份原本是小龙虾集中上市的季节,而如今小龙虾大面积减产,已减产2万吨。

在荆州市荆州区一些小餐馆里,去年每锅只卖60元的小龙虾,如今价格飙升到了90元左右。现在货源紧,能进到货就不错了,还得托熟人,但说实话,因为水少了,龙虾个头都比较小,味道也就不如以前了。一位在荆州区老南门开店的欧阳老板说。

水产大市因旱蒸发15亿

小龙虾损失仅是水产大市受灾情况的冰山一角。据荆州市水产局最新统计,全市共有147万多亩养殖水面受灾,其中精养鱼池和湖泊、水库、河沟等受灾严重,成鱼损失7万吨,鱼种损失2万吨,虾蟹等水产品损失4万多吨,渔业总经济损失14.8亿元。

荆州去年被授予中国淡水渔业第一市称号,今年市委市政府提出水产强市,可正当大家朝目标奋进的时候,遇到了50年一遇旱情。如果旱情持续,年初提出的渔业为全市农民人均增收贡献200元的目标恐怕很难实现了。肖家浩一脸愁容地对说。

肖家浩说:关键还是要保障人畜用水,合理利用水资源,尽量减少渔业损失。据介绍,为减少水体负载,缓解溶氧压力,荆州市的监利县、洪湖市、公安县等地采取了捕大留小的措施,将达到上市规格的水产品尽快捕捞销售,以降低渔业损失。

监利县增购潜水泵15台,在长江江段增加三座抗旱泵站从长江提水。公安县计划打机井700多口,大井每口补贴2万元,小井每口补贴1000元。目前,共有15支来自河南、安徽等地的专业打井队在旱灾区忙碌。

当前正是苗种生产的关键时期,前段时间鱼苗孵化只完成30%的孵化量,距离目标还有很远。大旱对荆州水产业的打击是致命的。肖家浩说。

养鱼为啥就没有保险

今年罕见的大旱,是对渔业大市荆州农田水利设施的一次严峻考验。

采访中,当地一些群众反映,今年的大旱主要是雨水偏少引起,虽然湖泊、水库、塘堰、河沟水资源有限,但紧邻长江的地方还是有水可取。但实际上荆州沿长江的洪湖、监利等水产大县,普遍缺乏引水设施,当前抗旱都是紧急从外地引进的抽水泵。

由于可用水资源有限,一些地方因为抢水引发争执。荆州的洪湖、长湖等水位下降后,沿湖村民开始围湖打堤、造田造池,这也给湿地长远保护带来了隐患。

水产大市今年渔业遭受重创,除了大旱天灾,还有水产基础设施改进不够等人祸因素。荆州市精养鱼池有近70万亩,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挖的,水电路不通,池塘淤塞老化严重,保水深度平均不足1.2米,池塘水容量有限。为此,荆州市水产部门提出,将用5年左右时间,在全市开展精养鱼池标准化升级改造,以实现旱涝保收的目标。

在采访中,渔民们纷纷反映,去年遭遇洪涝灾害,今年又逢罕见旱灾,损失巨大,但没有任何保险来补偿,他们强烈呼吁享受农民同等待遇。监利县棋盘乡大湖养殖场负责人孙传华问:农民种田都有保险,遇旱涝灾害都可以得到补助。为啥我们养鱼的就没有?

对此,一些渔业专家建议建立渔民保险制度。肖家浩说,渔业作为高投入、高风险的行业之一,应考虑建立健全相关保险制度,尤其是针对旱涝大灾应有政策性保障措施,一方面可以提高地方发展水产业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也能够为渔民增收提供保障。

体育
秦汉三国
中药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