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觅仙 第二十二章遗书

2019-10-12 21:11: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觅仙 第二十二章遗书

李慕然和肖生因相识、因相知,如今肖生遇难,李慕然自然而然的通过来悼念对方。

“这个架的藏,都是些随笔杂记,只是记载了一些趣事或抒发一些情怀,对于修行几乎毫帮助。也只有肖师兄和我这种爱之人,才会光顾这个架。”

想到这里,李慕然又是一阵神伤:“如今肖师兄不在了,恐怕也只有我才会看看这里的籍。知己难求,中的那些奇文,今后我又能与何人共赏?”

李慕然叹了口气,此时他的心中尽是悲凉之意,心绪不宁,不适合修炼,不适合制符。

他随手从身前的架上抽出一本泛黄的古,翻了几页,又放了回去――即便是看的心情,也暂时没有。

李慕然眼光在架上一扫,后停在了一本叫做《觅仙路》的古上,微微一愣。

“这本就是肖师兄临走前正在看的那一部吧,”李慕然喃喃说道:“当时他还向我谈及此,让我闲暇之余看看这本奇。不过当时我正沉迷于各种功法和制符典籍中,根本瑕看这类籍。”

李慕然将此从架上取下,翻看了几页。

这是一部半真半假的修仙传记,情节跌宕,倒也不失精彩,可惜,如今李慕然心情不佳,仍然法沉浸于中的故事里。

李慕然胡乱的翻了翻,正欲将其放回架,忽然间,一张薄薄的纸条从页中飘落。

“签?”这是李慕然的第一个念头,毫疑问

,如果真是签,肯定是肖生留下的。

李慕然俯身拾起纸条,发现上面用蝇头小楷写着不少字句,李慕然只扫了这些字句一眼,顿时身一震!

“赵师弟”!这是纸条上的开头称谓。

“难道是留给我的信息?”李慕然一惊,从纸条上的字迹来看,正是肖生亲笔所写。

“肖师兄为何会给我留下纸条?”李慕然心口一阵乱跳,急忙将纸条展开,仔细阅读:

“赵师弟,那些功法和制符典籍就足够你看上一两个月的,如果不出意外,你是看不到这张纸条;反而言之,当你看到这张纸条时,多半在下已经遇到不测。”

“此次离开宗门,在下深知危险暗藏,但同样也有很大的机会获得极大的好处,权衡之下,在下决定冒险一次。”

“当然,在下还留了一手。万一在下回不来了,赵师弟迟早就会发现这中的信息。在下与赵师弟虽然相识不久,却十分投缘、引为知己,那些宝物就赠给赵师弟,以落入奸人手中!”

“宝物在藏阁后第十九株青松树下,掘地三尺便可见到,祝师弟逢凶化吉!”

纸条中便只有这些内容,落款是“肖生绝笔”。

“绝笔!”李慕然大惊:“看来肖师兄已经预感将有极大风险,可他仍然执意离开,这是为何?”

“他将遗夹在这本古里,果然是布局精妙,如果不是得知他的噩耗,我也不会缘故翻看这本籍,其他弟子加不会!”

“他提到的宝物,究竟是什么?遗中提及的奸人,所指何人?第十九颗松树下?藏阁后山林中,倒是的确有一些青松!”

“要想解开这些谜团,恐怕就要先去看看肖师兄留下的宝物。也许,还能因此追查出肖师兄遇害的前因后果!”

李慕然念及此处,立刻便要去后山查探一番。

他在藏阁的杂物间里找到了一柄铁锹,上面还粘有一些干的土迹――显然是前段时间被人用来挖土,也不知是不是就是肖生用他来埋藏宝物。

藏阁夜间人光临,李慕然关闭藏阁,带着铁锹,来到了后山林中。

这里郁郁葱葱的有不少树木,青松也偶尔可见。

从藏阁正后方向山林深处走去,每找到一颗青松树,李慕然就暗暗计数,走出了约么二三里路,终于来到了第十九颗青松树下。

借着树林间隙里漏出的月光,李慕然凭着过人的眼力,拨开落叶,仔细查探这颗青松树下的泥土。

果然,有一处地方的泥土相对较,夹杂着一些深黄色的土壤,而其他地方的泥土,因为常年落叶腐化而呈现出灰黑淤泥色。

“如果没有猜错,这里曾经被人动过土。”李慕然心中暗道:“肖师兄说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了。”

李慕然拿起铁锹,向下深挖。

毕竟是练过臂力之人,片刻之后,李慕然就挖了一个深坑,并且见到了一个尺许见方的铁盒。

“宝物就在这铁盒里了!”李慕然将铁盒挖出,随手就要打开。

忽然间,他想起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往事,那件事如此琐碎,以至于他几乎已经忘记。

曾经有一次,肖生与他聊起典籍中提到的盗修的种种手段,其中就有“宝盒陷阱”一招。

盗修会在山路附近,故意留下一个宝盒,看起来颇为华贵,若是有涉世未深的年轻修士发现此盒,又见四处人,也许就会在贪婪之心的驱使下,去打开宝盒,拿走宝盒中的宝物。

可是,宝盒往往设有机关陷阱,修士若是准备不足,一个不小心就会中招,糊里糊涂的就丢了性命。

当时肖生还特意提及了这一招,然而这件事本身毫不出奇,李慕然早已抛诸脑后。

但是前不久,李慕然熟读《盗经》,里面也提到了这类陷阱,而且加复杂,加多变,令人防不胜防,这让李慕然印象十分深刻。

如今见到铁盒,这些信息,自然而然的都在李慕然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他不禁将伸向铁盒的手又缩了回来。

“照理说,肖师兄不至于要故意设计害我!”李慕然心中喃喃说道,他将肖生的遗在脑中过了一遍,一字一句的揣摩着。

“咦,这后一句话,似乎另有玄机!”李慕然心中一凛,在遗中的后一句,肖生向李慕然表达祝愿之情,写的是“祝师弟逢凶化吉”。

一般来说,留下绝笔信,后的祝愿之词都是祝愿对方一切顺利、好运,或者修为大增、前途量等等,这“逢凶化吉”,虽然也是一句好话,但多少有些别扭。

“逢凶化吉,何凶之有?莫非肖师兄留下这句话,就是在提醒我小心铁盒有机关?”

如果只是在其他地方见到这几个字,李慕然也不会想的太多,但肖生乃是熟读典籍之中,自然对遣词造句颇有研究,他后的一句话违反常理的用了这几个字,应该是有其原因。

“从在古中夹杂遗的布局来看,肖师兄心思缜密,的确有这个可能。”

李慕然想到这里,再也不敢贸然行动,他从储物袋中取出那张金刚符,贴在胸前,并将其激发,生出一层凝厚的金光,护住身。

他找了一株足有丈许粗的大树,自己躲在树后,伸出手用铁锹小心翼翼的将铁盒拨弄开来。

“噗!”一股红烟腾起,一些雾水溅在树干上,顿时兹啦兹啦的腐蚀出一片片黑色痕迹。

“是毒液机关!”李慕然心中一阵后怕,同时也明白了肖生的用意。

肖生多半是害怕遗落入仇人手中,从而得知铁盒下落,如果仇人发现铁盒就兴奋的将其打开,肯定会中招,以那毒液的强烈腐蚀性来看,绝对是凶多吉少。

而肖生给李慕然留下遗,一方面也许真的是想将宝物赠给李慕然这个知己;另一方面,恐怕也是要借此布局,让他的仇人不知不觉中落入圈套,从而完成自己的复仇。

毕竟肖生在遗中后一句所藏的暗语,恐怕也只有李慕然这种注重细节之人才会留意。

毒液喷射了片刻便停止,李慕然仗着金刚符的防护,探出身来,看见打开的铁盒内,还有一只小一些的玉盒。

李慕然小心的用铁锹将玉盒取出,并拨开玉盒,这一次倒是没有任何机关,玉盒中掉出了两件东西。

一件是半块玉佩――因为这块玉佩是半圆形,边缘处也不齐整,一看就知道是从一整块玉佩中掰断的一部分。

还有一件东西则十分奇特,像是可以缠在手腕上的皮质护腕,但仔细看看,似乎还有括机、符文,奇怪的是,这护腕上还镶嵌有三颗灵石。

李慕然反复拨弄着这两样东西,确认没有危险后,才将它们拾起。

玉佩是半块,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玉质看起来很不错,但李慕然对玉器并没有太多钻研,所以看不出门道。

“这护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镶嵌灵石?”李慕然大奇,反复把弄。

李慕然看过的不少,一遇到难题,自然就回忆着自己看过的典籍,看看是否能从中寻求到答案。

“难道是……”一个念头如电光般闪过他的脑海:

“灵器?这就是传闻中的灵器?”

北京熙仁医院有预约吗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评价
北京熙仁医院电话预约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的评价
北京熙仁医院预约电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