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我在检察院干了26年勤杂

2019-10-12 17:24: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在检察院 干了26年勤杂

工作了34年,让我休息,虽说有思想准备,但还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回首一生,让我说点事迹,谈点功劳,或者说几件提得上台面的工作,也实在说不出。我觉得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工作,完成了组织交给我的任务。

我是1971年4月招工到石门钢铁厂当工人。刚到钢铁厂时,人年轻,有力气,什么活都抢着干,什么苦也吃得起。在炼钢车间、轧钢车间经常是干得黑汗水流,人累得躺在那里都能睡着。后来又到食堂干起了炊事员,那做的饺子在当地可出了名。

正因为炊事员的工作做得好,1979年常德市检察院恢复重建时,我被选去炊事班工作。重建那会儿,检察院在公安局院子里办公,包括家属两三百人吃饭就在一个食堂,而这个食堂炊事班的班长就是我。炊事班一共也就4 个人,种菜、养猪、烧锅炉、炒菜、做饭、洗碗、当总务,都是我们几个干了。那些日子是我工作中最累,也是最有乐趣的一段时光。大家都亲切叫我“范班长”,我也把最好的服务奉献给大家。一辈子没当过官,那时的我觉得特别有存在感。

2003年开始,我的身份又成了院里的专职机要员,一个提包、一副眼镜、一支钢笔、一个直板陪伴我到退休。前几天我和办公室王主任移交工作时,光移交的台账就有16本。他问我,“当机要员什么感受?”我说我的感受就是紧张、繁琐、没有自由,生怕出一点差错,每天像陀螺一样不停转。院里年轻一点的都叫我范伯,我的和机要室的座机是绑定的,每天24小时一响,我就知道来事了。“范伯,找您盖个章”,“范伯,我要发份机要”,“范伯,麻烦您帮我们收个传真”……小年轻们喊得亲热,我也回答得爽快,“好,马上就来!” 就这样,不分白天黑夜,不分上班日和节假日,我总是随喊随到。

机要员的工作说起来简单,真正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我带着老花镜自学电脑打字、排版、收发文件,捧起书本复习,通过机要员上岗考试。机要室的小黑板上密密麻麻写满每天要处理的文件,通知的会议,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到处是我用红笔标记的待办事项,有时睡觉还会半夜惊醒,想着一份保密文件是否及时回收了。我身体较胖,每天的工作需在13层楼的楼道上爬上爬下,挨个办公室送文件,所以一般我都穿得很少,一年大部分时间就是一个短袖,特别冷时就加件外套,不是我怕热,而是每天的活动量实在太大了。不过,这样也好,为我身体健康打下了好底子。

什么是微商城
如何申请微商城
微店如何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