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女子被骗自愿加入传销醒悟后再赴合肥举报舅

2019-10-16 16:41: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女子被骗自愿加入传销 醒悟后再赴合肥举报舅舅

“我叫郑湘,今年36岁,来自湖南,我来举报我的亲舅舅。正是因为他,我才被骗了5万多块钱,还面临跟丈夫离婚。”10月20日,一名外地女子来到合肥包河区打传办公室,对工作人员说。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这名女子详细介绍了她的经历,希望执法人员能将她舅舅抓捕,同时希望别人以此为戒,莫信传销谎言。

心里有数,没有发作

郑湘原本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我和丈夫操持一个五金水电批发店面,虽然挣不了大钱,但日子过得还可以。今年3月下旬,舅舅找到我,说合肥有笔大生意。”

郑湘舅舅名叫刘明,他在里说自己单位的食堂正在竞标,“凭我的关系

,你过来十有八九能拿下。”郑湘起初感到奇怪:舅舅啥时从水泥工变成商人了?

3月30日,郑湘以考察的名义来到合肥包河苑小区,在A区6号楼的一个出租屋里,见到了舅舅和表弟。刘明声称自己在合肥某艺术学校里开了一家小超市,每月有近2万元的收入,“承包食堂的事,我会帮你联系,你先在这考察几天。”

除舅舅和表弟,出租屋内还住着两个陌生人。刘明介绍,王强、孙磊是合肥一所高校的老师,因为最近几人同做一个项目,暂时住在一起。饭后,舅舅和表弟向郑湘介绍生意,“国家扶持”“资本运作”等字眼不时出现。“我当时就觉得进了传销窝,只是没有表现出来。”郑湘说。

观光一天,开始相信

第二天一早,郑湘希望到学校食堂了解情况,刘明让她不要着急,还有更好的生意要介绍。“我当时就说,你要介绍的是传销吧?”刘明脸色变了,随后镇定下来,说:“你先不要下定义,那怕你不做,考察一下还不行吗?”

之后,郑湘被带往水丽坊小区,由一个25岁的女子作课程辅导,“阳光工程、民间资本等说法,都是她教我的。看我不明白,她还画了五阶三进制的梯形图。”此时的郑湘仍然想回家,只是碍于舅舅的面子,没有发作。

4月1日

,郑湘来合肥的第3天,刘明让她坐上了开往滨湖的“旅游观光大巴”。“我当时以为舅舅良心发现,不再给我上课,原来这是洗脑的第二阶段。”郑湘说。

“导游在车上告诉我们,滨湖金融中心汇聚了全中国的钱,这些钱只有胆子大的人才能拿到。”这一路上,郑湘看了很多高楼大厦,还去了渡江战役纪念馆和名人馆,每个建筑都被赋予特殊含义。有了这些“现身说法”,晚上回到住处,郑湘琢磨起导游的话,刘明在一旁煽风点火:“如果不是生意好,我能叫你表弟来吗?”就在这时,郑湘相信了这一骗局。

悔悟已晚,面临离婚

4月2日一早,郑湘在两位“高校老师”的陪同下,从ATM机里取了69800元,连同身份证、保证书一起交了上去。第一次交钱后

,郑湘拿到返还的19000元,“当时还觉得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生意,后来才想明白,那钱本来就是我的啊!”

郑湘交钱后,刘明的态度突然转变,让她自己发展下线,“没有那个单位会养闲人,传销也是这样。要想在这个行业生存下去,就要不断地介绍人进来。”

郑湘告诉舅舅,自己认识的朋友不多,又在合肥,恐怕没有人会愿意加入。“然后他就说:‘先把你妹妹骗来。’还说如果我狠不下心,交上去的5万多元钱就泡汤了。”

又考虑了一天,郑湘忽然明白自己上了当,不过她没有表露出来。当天晚上,郑湘逃离出租屋,刘明没有阻挠,“可能我掏过钱了,没有利用价值了吧。”

郑湘回到家

,把前因后果向丈夫说明,丈夫大发雷霆,甚至抬起手想打她,因为13岁的女儿在一旁,最终忍了下来,但提出了离婚。

再赴合肥,举报舅舅

无奈之下,郑湘辗转来到温州,找到一份仓库管理员的工作,“我想努力挣钱,等攒够了钱回家,也许丈夫会原谅我。但一个月3000元的工资,让我看不到一点希望。”郑湘每天都生活在自责中,想到自己的处境,把一切归咎于刘明。

“我打给亲戚,跟他们说我在合肥的遭遇,提醒他们不要相信舅舅和表弟。其他人都同情我,可丈夫还没有原谅我

。”考虑了一阵子,郑湘决定来合肥举报舅舅。10月20日,她走进了合肥包河区打传办公室。

从包河区打传办了解到,向郑湘了解情况后,他们立即派人前往包河苑小区清查,“最终查获6名涉传人员,其中一名年轻男子疑似传销头目,已移交给公安机关调查处理了。”

这6人中有给郑湘“上课”的传销分子,但刘明已经离开合肥,回到湖南老家。目前,打传办执法人员正根据郑湘提供的线索,进一步摸排、清查。(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原标题:女子被骗自愿加入传销醒悟后再赴合肥举报舅舅

稿源:中国

作者:

小程序可以个人开发吗
有赞微商城登入
微信小程序在哪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