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破碎命盘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失策(第四更!!)

2019-10-12 19:29: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碎命盘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失策(第四更!!)

“大哥,张狂手中那把武器是我炼制的,寻常武器根本不能抗衡。”阿娇道。

“你们卖给他的?”龙渊问道。

“他没给钱,算抢。”

龙渊无言以对。

“哎呀我的武器都被他抢光了,我现在受伤又不能炼制。”阿娇拿出一个布袋小手往里面一掏,取出出了一条长鞭和一副弓箭,只是弓上无弦。

“这袋子怎么这么能装?”龙渊见阿娇手上一个小小的袋子能盛下一把大弓,便好奇的问道。

阿娇白了龙渊一眼道:“大哥你好土,这袋子是乾坤袋。能装五千斤的东西呢。”

龙渊闻言瞪着乾坤袋直看,随后他脸上浮现一丝尴尬

,他的确没听过,也没见过。

砰!

一声巨响,天鹤被张狂一剑震飞撞断了大厅的柱子。

“我师兄快撑不住了,你快去帮他!”阿娇急道。

龙渊也顾不得许多,拿起长鞭便向张狂冲去。现在张狂身上还都没有什么重伤,龙渊还不想暴露出争天尺和游龙剑法。

如今张狂的注意力肯定在天鹤身上,这一点龙渊明白,因为张狂最先对付的不是天鹤而是他。

柿子先捡软的捏。这个道理龙渊现在已经明白了。既然张狂容易忽略了他,那么他就有机会将张狂一击必杀。

只是现在时机绝对还不成熟,龙渊需要耐心等待。

在洁彩坊的几个月中,龙渊也时常舞动湿布条来打发时间。长鞭入手后,他挥动几下颇有些熟悉的感觉。

啪!

龙渊一鞭抽在了张狂直取天鹤心脏的长剑上,长剑受力,登时偏离了目标。龙渊挥动长鞭在头顶盘旋,不时挞出,鞭声不绝。

现在有天鹤在前面抵挡张狂的攻势,龙渊便自觉地扮演起了偷袭的角色。

量力而行。

阿娇看着挥鞭的龙渊,双眼睁得浑圆,用鞭的武门弟子她也见过,但是用得这么生猛的,她还是第一次见过。

龙渊一身的力气用来挥鞭,可以想象那种爆发力破坏力能有多强。

啪!

张狂手中的黑剑被长鞭抽中,漆黑的剑身登时像鲶鱼一样扭动起来。力道传导到张狂的手上,差点让他没拿住手中的剑。

龙渊与天鹤一后一前,天鹤在前狂刀乱舞,搏命似的与张狂硬撼;龙渊在后冷不丁的挥动鞭子,而且挥鞭的时刻不是张狂与天鹤胶着的须臾,就是张狂防备天鹤杀招的瞬间。

没多久张狂的脸上身上便多了许多鞭子挞笞的血印。张狂的攻防也被龙渊的巨力干扰,身上受了多处刀伤。

张狂不胜其烦,挥剑斩退天鹤后箭步冲向龙渊,龙渊将长鞭缠在双手,以柔克刚,寻着机会便绞住张狂。现在他手上的武器不再像短剑、砍柴刀那样脆弱,能钳制张狂。

龙渊不敢随意使用柔劲百断中的舍身投技,他怕张狂冷不丁地凝聚气刃,而且张狂在拆投方面颇有经验,所以龙渊就以长鞭代替柔丝索施展柔术。

手拿长鞭,脚滑太空步,龙渊展示出他不俗的柔术实力。

以柔克刚。

张狂黑剑横斩过来时,龙渊双手一拉长鞭便将黑剑弹回,或者是等待剑鞭相接时,他双手拉鞭,鞭绳上去一个交叉便扣住黑剑。

张狂的攻击虽然猛烈,但几次三番都被龙渊的鞭索化解,而且鞭索缠绕黑剑之后,龙渊便猛然发力一拽。龙渊的力量何其的大,直接就能让张狂失去平衡。

而每次张狂失去平衡,等着他的便是龙渊的膝撞或鞭腿,要不然就是遭受天鹤的猛攻。

天鹤在前,龙渊在后;天鹤明斗,龙渊暗袭;天鹤刚猛无匹,龙渊柔劲含蓄。两人搭配起来,竟然非常的契合。

一炷香的时间后,张狂便被龙渊和天鹤逼得狼狈不堪,身上也受了多处严重刀伤,他的整个脸上都是一道道鞭子挞出的血红印子。

而龙渊和天鹤身上也都有了伤,天鹤主攻,所以身上的伤更严重些,龙渊的胸口也多了几道血痕。

虽说二人联手起来占了些上风,但龙渊的长鞭缺乏攻击所需的破坏力,比不上利器能直接造成伤害;而天鹤又修为不足,虽刀法精湛,却不足以给张狂造成致命伤害。

张狂一跃摆脱了二人,不知从何处又取了一把黑刀,而后他一张嘴,两道气息匹练出来卷住一刀一剑。

“这是避役门的避役诀,一字长舌。这两道匹练其实就是模仿避役的舌头,速度奇快,也是他的本命武器。”天鹤在一旁提醒道。

只见张狂的两条气息化成的长舌卷住刀剑嗖一声破空而来,即使龙渊与天鹤全神贯注也没看清刀剑的轨迹,仅凭本能将袭击挡去。

这两道长舌便如同青蛙捕食一般,一伸即收,诡异无比,使得二人无从近身。

嗖……

大厅中传出几道气息破空声,厅中照明用的火把登时灭了许多,仅剩下一盏火盆。

没有了足够的光线照明,龙渊与天鹤登时紧张起来。

龙渊的两只眼睛变成了灰白色,但是他四周搜索却发现不了张狂的踪迹。

“师妹!”天鹤看到阿娇站在光线模糊的地方,连忙冲过去将其抱起。

但就在他抱住阿娇的那一刻,一把黑剑飞来,在他的腰上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天鹤不顾身上的伤痛和龙渊汇合,现在只有龙渊身后有一盏火盆照明。

“怎么回事?张狂呢?”龙渊问道。

“他‘隐身’了。”

“隐身?”

“张狂传承于避役门,能像变色龙一样,变得和周围环境同色。他利用自身的气息凝聚不同的浓度散于体表,产生与环境相同的颜色。”天鹤解释道。

龙渊闻言眉头紧皱,怪不得他能够夜视都无法发现张狂的踪影了。

忽然大厅另一边传来一道开门的声音,一阵风顿时吹进了大厅。

火盆中的火焰明灭摇曳,整片大厅光线也变得光怪陆离起来。

噗!

噗!

龙渊和天鹤身上又多了两处伤口。张狂不停地在暗地里袭击,没多久二人便左支右绌,肘襟不能两顾。地上流淌着大片的鲜血,那是从龙渊和天鹤的身上滴落的。

“怎么办?”龙渊问道。他现在一直没有等到施展龙生九子的时机,如果再这样下去,僵煞体的时间便要到了,他体内的真气也所剩不裕了。

“除非我们能不依赖自己的眼睛,否则想找到他很难,避役门以隐藏见长。”天鹤道。

“对了,我还有鼻子。”龙渊蓦的反应过来,他的两只僵煞眼不能发现张狂,是因为张狂隐匿了身形和气息。但是生人的味道张狂是无法掩盖的。

龙渊鼻翼翕动,发现了张狂的踪迹后,他轻轻的向天鹤道:“找到了,我需要夺他的一把武器。”

长鞭虽然好用,但是并没有利刃那样具有威胁性。

天鹤诧异于龙渊的能力,竟然能发现张狂的踪迹,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微微点头。

嗖!

长舌又一次发动攻击,龙渊这次有了防备,并不闪躲,挥鞭卷向了那气息舌根处,黑刀在龙渊左臂上划了一个大口子,顿时鲜血流了一臂。

就是这一鞭子令得张狂收舌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滞,龙渊一抬脚将黑刀踩在地上。

天鹤一刀砍在了那气息长舌上,将其斩断,黑刀也失去了长舌的控制。龙渊取刀后飞身冲向张狂。

“跟我来!”龙渊喝道。

张狂再次吐舌,黑剑向龙渊刺去。

龙渊隔开黑剑后,立刻欺近张狂,一阵狂刀乱舞。

张狂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龙渊发现。被近身后他的长舌发挥不了作用,便又单手执剑迎击。

龙渊未曾完整的学过刀法,拿刀当剑用,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向张狂狂攻。

天鹤也跟上协助龙渊。

龙渊最大的优势便是力气,一刀下去让张狂必须全力招架。而天鹤的攻击更是刁钻,刀芒四射。

没过多久,龙渊周身全是剑伤,浑身上下鲜血流离,天鹤也成了一个血人。而张狂此时也被砍了许多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龙渊看看手中的黑刀,心下嘀咕:“这黑刀是由什么铸成的,以往我用钢刀的时候,因为对手身上有着防御之气,自己的攻击会被卸去不少,而今一刀刀砍在张狂身上着实实在。”

天鹤见龙渊伤的不轻,又有些劳累,便纵身而起再度向张狂攻去,他不想给张狂恢复的机会。

又是一轮攻势下来,张狂呼吸开始越来越沉重。

“你们两个杂碎!竟然把我伤成这样。准备好一起上路了吗?”张狂牙齿一恨,冷冷的看着龙渊和天鹤。

龙渊眉头一皱,天鹤心中也感到莫名的不安。

“龙渊你这个杂碎,你给我一本错误的《龙生九子》,没想到会被我修炼成功了吧。”

“什么!”

龙渊闻言心头一震,愣神片刻后,他旋即想到当初默写《龙生九子》的时候,其中的第一篇囚牛篇诵记的较为熟练,默写完后因为自身对运气并不熟练,也没有再去翻阅。而且他现在才想起来龙生九子的炼气部分,一共分成了不下于十篇。

即便是绝世武学,被划分成这么多篇章,练成其中的一篇起始篇必然没有那么困难。

失策!

雅安治疗性病的医院
贵港男科
宁德好的癫痫病医院
雅安治疗性病方法
贵港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