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流浪仙人 第八十章 变化

2020-01-16 14:31: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流浪仙人 第八十章 变化

第二天上午东合子就去贝恩哈雷的法师塔中学习元素掌控的原理。贝恩哈雷不愧是传授奥术知识的老手,他没有使用枯燥的术语来解释,而是用了大量的实例和类比让东合子渐渐明白了转换的基本要领。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中午,东合子便起身告辞,回到郊外的大宅中。

刚一进去,就看见一个年纪不过二十岁、衣着朴素的少女背着一个婴儿在整理家务。

少女问候道:“您就是艾里露牧师吧,非常荣幸见到您,我是妲妮拉的妹妹,这次带着女儿过来小住一段时间,顺便也帮助姐姐处理一下家务。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吩咐。”言语之间好似一个酒店的服务员。

东合子diǎn了diǎn头便看到她背后那个面容不正常的女婴,她长得枯黄瘦小好像是严重的营养不良,眼鼻之色不正,好似有邪气盘踞体内。以元神观察,其体外更现象出一阵灰色场能。看来是命不久矣,纵是保养的再好,dǐng多也只能撑上数月。小小年纪就染此怪疾真是奇怪。

于是指着女婴出口问道:“她的身体好像有病啊,能给我看看吗?”

妲妮拉的妹妹犹豫了一下,面有难色的小声説道:“我们没有钱付给您。您能否能否

东合子出声问道:“免费是吧,没问题。来让我看看。”

妹妹大喜的表情一下子冲上的那张平庸的面孔,居然焕出一丝动人的神采来。她连忙把女婴交给了东合子,又一脸期望的看着眼前的“牧师大人”,希望他能善心,好好的医治一下自己可怜的女儿。

东合子刚把女婴一接过来,立刻觉她体内有股阴骘的外邪,一手抚其头dǐng,小心翼翼地将真力从卤门贯下、笼罩其筋骨脏腑,直透涌泉。顿觉这入侵的外邪甚是怪异!初始好似风邪夹杂着寒湿入了体内极深处,但再以探察似乎又暗含诅咒之力!

如此怪异的病情。顿时让他眉头紧皱,于是暗运元神之力顺着动起来的真力一齐仔细观察各类邪气的运行。良久才看出些名堂----风寒、风湿之外邪其实是辅,那道似有似无的诅咒才是主!本来那些寒湿之邪并不严重,婴儿的肌体本身就能抵御住、谁知那道诅咒之力直接干扰了肌体地防御机制,引导着寒湿外邪慢慢向脏腑、骨髓的深处蔓延。

东合子抬头问道:“这孩子我也治的好,我要先问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否则我也不会去救。”

妲妮拉的妹妹一听能治好孩子,早就幸喜若狂了,连连diǎn头道:“一定如实回答,绝对没有半句假话!”东合子见四下无人,便小声问道:“你们可曾得罪过什么仇家?这孩子身上有种类似诅咒的力量!”

那妹妹惊骇莫名,几乎要哭了起来:“我们家都是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哪里得罪过什么人?求您治治这孩子吧,从她出生那一天开始就病患不断,我们化光了家里的钱却总是治不好。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説着便哭了起来。

东合子沉吟道:“那么,会不会是你们居住的地方有问题?比如有些不好的东西或者事情?”

妲妮拉的妹妹连忙説道:“没有、没有。”语气快地有些反常。而且东合子见她眼神的深处却闪过一丝惊惶,只是掩饰的滴水不漏罢了。

东合子暗自思量,此人到底是没説实话,但这孩子小小年纪就被怪异拖死也甚是可惜。于是便説道:“我可以向伟大的气元素之神乞求,让他医好你们的孩子。这个过程中伟大的神灵将降下他神奇的力量,但我的神灵不喜欢被其它信徒看到那个场面,所以我只能把她报到我地房间中独自治疗,你和其它人一律不得偷窥。否则会招来神的怒火。你能做到我的要求吗?”

这小女人干净抹着眼泪説:“能!当然能!”有主动避嫌的説道:“我这就出去,绝对不打搅您地祈祷。嗯要么我去集市买diǎn儿东西再回来,这样房子里就没人了。您和您的神灵就可以放心的医疗这孩子了。一切都摆脱您了。”説着就着急的拿起一个篮子向外走去,生怕贻误的治疗的时间。

东合子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从窗户内小心翼翼的看到那女人真的向远处地集市走去了。顿时心中疑惑更甚,既然相救孩子为何又不説实话呢?难道真有非常厉害的难言之隐?有机会定要好好瞧瞧。

转头又见这女婴一副半死不活的枯瘦模样,真是可怜之极。原本这diǎn儿诅咒是伤不了成年人的,奈何婴孩太小,对这种力量实在太敏感,才被侵入体内遭此磨难。如此推想开来,十有**是居住之处有少许问题,虽动不了成年人,却动的了这孩子。因此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问题判明便动手医治起来,婴儿太小不宜使用针灸之法。于是先凝神聚气画下符篆,一手持着符篆咏咒祭炼,一手拖着女婴暗运真力调和其骨髓脏腑,先抵住了那一缕阴骘的诅咒。然后烧符为水,慢慢给女婴灌下。最后diǎn穴布气,将真力、符一齐动。不一刻便将诅咒与寒湿全部除去。

正待收回真力。忽然觉这女婴身上的病情一去,竟又出现另一种变化。东合子暗自吃惊。还以为又藏着什么怪异地力量。急忙运上元神,附于真力之中,如水浸鱼体般,慢慢“渗入”其体内细微之处探察。

这一探察清楚顿时窃喜---不知何故,女婴地身体在真力的辅助下竟然隐隐有种向凶暴动物转化地趋势!当然“趋势”并不等于已经转了,而是出现了转化的潜在可能。莫要小看这一丝微不足道的“可能”,据乐琳説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摸不到凶暴化的边!一辈子都掘出这种“可能”。而对东合子来説更重要的是,这个女婴就是个最好的范本,让他可以借此来观察这个世界的人体究竟是如何转化地!在转化中过程中又有那些地方应当强化,那些地方不应着力过多。而这些知识对自己重练九转玄功也是大有帮助的!

乐琳的身体虽然也可以当一个转化的范本,但她身体各个方面已经基本定型,只能在此基础上有所提高而已。比如她现在身体的展走的就是行动敏锐的路子,如果要她往身强体健或者意识敏锐等方向展就决无可能了。而这女婴尚小。身体可以根据情况向任意方向展,这才是最佳地范本啊!

大喜之下连忙抱着女婴伽坐于床上。好似“送子神仙”一般,抱在怀中。自己则调息凝神,意识跟随真力潜入了女婴身体的各个部位细细品味着这具幼体的生变化。

乐琳独自行走在集市上挑选着武器。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地表世界里一个人自由活动,以前不是奴隶就是仆人,即便出来也是奉了“主人”的命令。但今天她可以自有自在的到处闲逛着,一柄接一柄的挑选着趁手的武器。没有人命令她、没有人打搅她。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相反,武器店的老板们还要看自己的脸色行事,不知为何她只觉心中满是骄傲地感觉。原来自由也是一种高人一等的身份啊。

不过也有些不适的之处---或许是由于极少见到卓尔精灵的缘故,即便是见多识广的商人们也不时投来好奇的目光,而且还带着男人特有的贪婪或欣赏。乐琳则享受着难得的“自由”,一时间也懒得修理他们贼兮兮地神情了。

她连续看了几家店铺,一一试过了大头的长枪、宽刃的双手剑、奇形的斧戟、粗重地链刺、薄细的弯刀和锐剑、甚至还有两张手弩,但总觉得不趁手。大概是因为手指上那个力量戒指给自己加持了很大力量的缘故,现在的自己居然开始偏爱起重武器。因为一双短剑拿在手里就像拿着两张纸片一样。难以挥自己的过人力量,急需重武器来弥补。现在她来到一家武器铺前,拿起一个带着枪头的鸟喙单手斧仔细试了试,居然感觉不错。

一时兴起,便拿起一对中柄的鸟喙单手斧舞动了一小会儿,觉相当的趁手。短剑可砍可刺可割,容错性也较好,出剑不利便可以化砍刺为招架以保护自己。而斧头则不然。虽然它的重量并不比短剑重多少,但其重量都集中在dǐng端,挥砍时地力量尤为强大。尤其是这鸟喙战斧的一端是形如略弯鸟喙的锐刺,具有极强的破甲能力!只要敌人挨上一记。不死也残呐。但就像东合子老师説得,有“阳”就有“阴”,这斧头的缺diǎn就是利攻不利守,一旦失误就不能像剑刃般格挡对手。可战斗中哪有不失误的?就算自身能招招精确无比,可要是对手强大敏捷,便能破坏你的攻势,主动地制造你地“失误”。那时又该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乐琳又不禁犹豫起来。一手拿着战斧一手拿着短剑,不停的比较着。就是下不了决心。

忽然,臀部一滑,有人摸了她一下!

最忌讳此事地乐琳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当即就像劈开那人的脑袋!只是东合子老师一再吩咐过不要惹是生非,便回头向那人一瞪。

原来是个体态长健、面貌英俊的战士,下巴上还修建出一撮整齐的小胡子,却有几分成熟男人的幽默味道。作为一个女人。心里的气无形中消散了一分。

那人露出了友好的笑容。甚至彬彬有礼的向她欠身致意到:“美丽的小姐,请原谅我的粗俗。因为您的魅力实在让我无法抑止内心的火热。”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异样的柔和感和亲切感。仿佛可以看到他那真诚的心扉:“如果我的行为使您感到不快,我愿意向您奉上十二分的歉意。”説着竟不顾集市上的众目睽睽,单膝跪下行了大礼。

乐琳不知怎么就不了脾气,心中还自我劝解道:也许此人真的是一时糊涂,现在这么快就明白过来,还是不要乱脾气了。嗯,像他这么有礼貌的人还真少见呢。

接着又听那人用最热切的语调问道:“美丽的小姐,您还没有原谅我地过错吗?如何才能解除您心中的烦扰?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力以赴的满足您。”

他的语气、神情和行为在这种公共场合下显得非常怪异。但乐琳却忽视了这些,只觉得此人可亲可近,别他这么软语相求,再看看那张“真挚”的面容,顿时就心软了,挥了挥手説道:“不必了,我已经原谅了你。”

那人满面幸喜的站起来又请求道:“但是我还是要为自己刚才地行为表达歉意。那么就请与我一起去那边的小酒吧里喝两杯吧。”

乐琳正准备起身就走。忽然体内的九转易脉**再次自行动,嗡的一下自小腹直冲眉心!刹那间将一丝难以察觉的诡异力量轰散于无形----原来这混蛋对自己用了魅惑法术!

乐琳怒喝一声:“让斧头陪你吧。”话刚一出口,手中的钢斧好似活物般弹跃而起,宛如恶虎在空中划出狰狞的弧线飞扑而下,直掠他的头颅!

“当”的一声爆响!一面半透明的法师圆盾不知什么时候蹦了出来,挡住了猛斧地去路,被一下劈成数块消散于空中。而那人却像轻盈的兔子般一个后跃就有四五步远,几个跳跃后眨眼间就把乐琳甩在了一旁。又回头半是得意半是可惜的看着乐琳。

这下乐琳明白过来了,原来此人是个奥术尖兵!估计是在刚才看上了自己的美色,就故意制造了刚才的事件。又用暗示术来魅惑自己,好在最后关头被九转易脉**所破,要不然真不知结果会如何!而且此人也非常谨慎,早就暗中给自己加持了法师护盾和跳跃术以备失败时逃跑之用。看样子已经是个老手了!也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就这样被他骗了!一想到这里,乐琳就杀心难耐!顺手起两把鸟喙单手战斧,身形化为一阵急急的罡风,如同飞影般狂飙过去。

那个面容英俊的奥法尖兵一边奔逃一边为刚才的失败而感到懊恼,这个“暗示术”是他唯一掌握地奥术。原本对付武者是绰绰有余的,他甚至算不清楚自己已经用此法勾引过多少个滋味美妙的女战士了。他自信只要不碰上法师、牧师之类的施法者就无往不利。今日再街上偶尔看着这个身形凹凸曼妙,俏脸秀丽动人地半卓尔,顿时邪火烧心!又以为卓尔都是浪荡之辈。这个混血的美人肯定也是床上的恩物。心急难耐之下就匆匆在这大街上动手了。

谁料这混血的美妞偏偏邪门的很,开始被迷的好好的,却在最后下达真正暗示的一刻猛然豁免了自己的法术。这还是第一见过!以前只有在对法师、牧师等人物施展时,被人一下识破地。从未出现过今天这种先中招再失效的情况。

但更让他吃惊的便是对方的追击度,眨眼间就像燕子掠长空般嗖的飞冲到了自己后面,一斧好似猛虎出林,带着猛烈的气势的斜劈过来;另一斧好似毒蛇出洞,狡猾而尖利地锐刺暗藏在其后伺机而出,只要自己硬架了前一刚斧。那么后一招阴斧便会如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地飞槌自己的弱diǎn!

但自己久经战场,岂是好上当地?一个呼吸的功夫,他以不可思议的度动急促却异常清晰的咒语,释放了一个镜影术。同时身形斜掠后撤,唰的一下窜出十余步远!

乐琳的一双猛斧刚要飞劈中对手,却见对方好似迅猛的蚂蚱般一跃老远,然后呼的一下分出三个一摸一样的人影来!皆是手持一柄银光耀耀的锐利大剑、面带调笑之色。

那大剑过三指宽、齐胸长。奇异之处便是剑柄甚长。几乎占去了总长的四成!那几个一摸一样的人形幻像们,动作整齐划一的用奇怪的姿势将手中的一道道宽大的银光舞成一阵阵扭曲的怪风。不退反进的“围杀过来”。

乐琳久经征战,一眼便看出这种剑法看似别扭,其实却能再扭动中寻找出对方的可乘之机,只需找到一处,便会如灵蛇绕树般顺着对手的攻势“滑刺”过去,瞬间化剑为矛直刺敌人的要害。乃是一种非常歹毒的剑术!

那数道扭曲的银风好似张开獠牙飞扑而起的迅猛大毒蛇,眨眼间就要将乐琳分尸数块!那镜影术能分毫不差的模拟出释放者的一切细致外貌和微小动作,想要凭眼睛分辨出来,那就是痴人説梦!不知有多少武技好手都死在这招之下!

乐琳却跨步眯眼,将九转玄功运起在耳鼻之间,顿时这两种感官的灵觉猛地扩大数倍。刹那间竟可以“听见”真正的风声,嗅到人身气味的来源方向。

手中双斧猛地化为两只配合无间的狮子,一虚一实的飞削其中一道人影。

“当当当”的一阵兵刃相交,乐琳的双斧虚实变幻不休,一斧刚猛的硬击在对方大剑上,不偏不倚正是对方招数变化的关键转折diǎn。当即乱了对方的无穷后招。另一斧则虚藏其内窥视对方浑身上下每一处,只要稍稍现出一diǎn儿破绽立刻化虚斧为实斧,疾砍对方!而原先的实斧又转为虚斧跟随而上,伺机再窥破绽。如此两相交替配合,顿时如后浪推前浪般把这个奥法尖兵被逼得的连连后退。

这奥法尖兵只觉得自己好像是挥着大剑去对战滔滔的大洪水,对方的“浪头”看似猛烈,偏偏在相触的一刹那,借着自己的攻势“滑”到了一侧,又着顺大剑运行中的轨迹凶狠的劈斩而来。如大浪推人,只有她攻你,没有你攻她。自己无论使出多大力气都像是砍入水中一般,顿时失去力道。又似陷入了凶险的泥潭之中,每出一剑便越危险一分。情急之下,他爆喝一声,再不隐瞒实力。手中的大剑一阵狂扭,立刻化为一条凶猛翻滚的大毒蛇,左开右格的化解对方的攻势。

乐琳连环数斧全被对方牢牢挡住,心中暗自惊讶。需知现在自己在力量戒指的加持下,气力几乎可以媲美强壮的棕熊,全力一击也有千均之力!手中战斧斧头又是纯钢铸造,分量极重。一般的厚木盾也是一斧便开!熟料对方的大剑好似厚重有力的鳄尾四处横扫,硬生生传来极大的力量扛住了自己绵密如暴雨的攻势。

常人岂有这等体力?!

惠安县医院预约挂号
长子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青岛妇科医院哪里好
张家口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