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俗世地仙 108章 一夜白头杨景斌!

2020-01-16 18:53: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俗世地仙 108章 一夜白头杨景斌!

到底是什么情况?

温朔想不明白,也就懒得去多想,大概……这也算是正常的自然现象吧?

就好像,京大校园里的阴阳五行灵气配比度,本身就与外界有所不同——它浓厚的历史人文气息,逐渐沉淀,自成一体,无形中熏陶着、影响着、陶冶着每一位京大人的思想。

周四上午,杨景斌告病请假没有来上课,是研究所的另一位教授,代授了这节汉唐考古概略的课。

下课后,温朔寻思着要不要去看望一下杨景斌。

这两天因为知道杨景斌受家事烦扰,也许会经常待在办公室闭门思过的缘故,温朔很识趣地没有去过,生怕见了面闹出点儿尴尬。不过,每每偶遇杨景斌,他和同学们都能看出来,杨景斌的气色很差,阴郁沉闷疲累无神,好似苍老了许多。

刚走出教室,温朔就听到有人唤他的名字。

扭头循声看去,只见台阶下路对面的草坪旁,西装革履的徐先进站在那里,面带微笑地向他招手:“你过来一下。”

温朔心生诧异,走过去礼貌地问道:“徐经理,有什么事么?”

“走,咱们找个安静点儿的地方聊聊。”徐先进满面笑容,显得很亲和地抬手扶在温朔的后肩处,却用上了力气,似乎有些迫不及待,又有些强硬地推搡着温朔跟他走。

感受到徐先进身上四溢的戾气,温朔皱眉心生警惕,但想到这是在京大校园里,徐先进断然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再者,真要是动手的话……

温朔觉得自己不用动手脚,直接撞也能把徐先进撞成重伤。

两人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徐先进面对温朔站定,冷笑着哼了一声,道:“当初还真是小瞧你了啊,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说动杨景斌这头倔驴,出面报复我!”

“嗯?”温朔眯起眼睛,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少他妈装蒜!”徐先进道:“杨景斌实-名举-报了我,你小子敢说,不知情?”

温朔心里一颤,唇角掀起露出阴狠之色,沉声道:“我温朔向来有一说一,如果事先知道杨老师要做这样的事,我绝对会劝阻他。但现在,他已经做了,那么徐经理,如果还有挽回的余地,咱们可以谈。如果没有挽回的余地……我警告你,无论你有多大损失,千万别抱什么报复打击杨老师的想法,不然,我跟你没完……”

“呵!”徐先进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仰脸张嘴无声大笑,继而表情狰狞地说道:“本来我还不一定会报复呢,可你这么一说,我不做点儿什么,那岂不是被你吓到了?”

一瞬间,温朔杀心陡起!

旋即,他露出懊悔之色,点头抱歉道:“对不起,刚才是我有些冲动了,您别生气,咱们有话好好谈,我想既然您来找我,事情肯定还有挽回的余地,对吧?”

“哎,这态度才对嘛!”徐先进狞笑着拍了拍温朔的肩膀,道:“你去告诉杨景斌那个蠢货,实-名举-报我管个蛋用啊?连他妈一点儿证据都没有,全凭他一张嘴说就行啦?如果他不撤回举-报信,老子分分钟把他搞死,让他全家都不得安宁!”

“徐经理。”温朔有些为难地说道:“您也知道杨老师性子倔,只是这些威胁的话,恐怕很难说动他。所以我觉得,既然是谈和,您也说说,能给杨老师什么好处。”

徐先进呵呵一笑:“我这次放过他,就是给他最大的好处啊。”

“哦……”温朔似乎有些忌惮,连反驳的话都没敢说,点头说道:“那我尽力劝劝他吧,咱们约个时间,明天下午两点,我到您的办公室,给您答复,如何?”

“好!”徐先进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小子还算识相,会说话会做事,不错!”

温朔尴尬地点了点头,道了声回见,转身离去。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杨景斌那天晚上会有极为反常的表现,并且把文稿给他……这,有那么点儿交代后事的意思!

因为杨景斌很清楚,以他的身份实-名举-报徐先进,将要承受多么巨大的压力,面对何等的风险——而且,没有证据,以他的性格、平时的交际、为人处事,也不可能搜集到证据,恐怕连一句匿名证人的证言都得不到——去找南街商业区的那些经营者问,谁会告诉你,当初租店给了徐先进多少钱?

但杨景斌不傻,明知如此,还要干这种在他人看来近乎愚蠢的事情,八成还有后手。

他能有什么后手?

温朔想不到,也就愈发担心。

从那天晚上交托文稿,京大校园的五行灵气平衡状态,就被搅乱了,然后愈演愈烈——这种变化,会不会和杨景斌有关系?他,可是一位有着极其特殊又强大气场的人,如果他的情绪波动达到巅峰,完全可以影响到一时一地的天地自然状态。

所以,当杨景斌下定了决心做这件事,谁,又能劝得住?

温朔摇摇头。

没人能做到!

老实、倔强,一根筋,还有些迂腐的顽固……

除非打死他!

现在,他在哪儿?

温朔不知道,也不知道应该去找谁打听一下——直接找院长吗?估计吴院长现在正头疼呢,整个京大的领导们,也都在头疼吧?或者,今天杨老师没来上课,与此有关?

思忖着这些,温朔来到了杨景斌的办公室门口,拿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温朔的心猛然揪紧了!

只见杨景斌站在窗前,背对门口望着外面,原本满头黑发,似乎一夜之间变成了灰白。

“杨老师……”温朔忍不住语带哽咽,转身轻轻地把门关上了——他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和这个顽固迂腐的老师之间,已然有了浓厚的师生感情,所以,会心疼他。

一夜白头。

这,是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压力?!

他,又耗费了多少的精力,去思忖着接下来还要继续做下去的事情?

听到开门的声音时,杨景斌就知道是谁来了——除了他自己,也只有温朔有这间办公室的钥匙。而听到温朔略带哽咽的声音,杨景斌立刻猜到,温朔应该已经知道消息了。

是谁告诉他的?

校长?

吴院长?

徐先进?

让温朔来劝说我吗?

杨景斌缓缓转过身来,面带微笑,神色轻松地看着温朔,道:“事已至此,你不用劝我……”

“我压根儿没打算劝你,我只想骂你。”温朔脑筋转得飞快,冷哼一声,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先前的伤感心疼一扫而空,化作满脸不屑和鄙夷的神情,斜睨着头发灰白却神采奕奕的杨景斌,用极为无礼的语气说道:“头发都愁白了,精神状态却这么好,杨老师,你就不怕是回光返照吗?”

“嗯?”杨景斌感觉自己的思维不够用——温朔这家伙,不按照套路来啊!

茶几上,摆放着一个烟灰缸,烟灰缸里已经填满了烟蒂和烟灰,却并未散落在外,可见杨景斌的心神还没有完全疯狂,保持着他一贯强迫症似的小翼、细心。

温朔拿起茶几上的半包烟和打火机,抽出一支点着了,往后倚靠在沙发背上,大模大样地作势抽了两口,一边点着头说道:“能在第一时间,猜出我已经知道了消息,您真是有进步啊,我还以为,您的脑袋只能用来考古呢。”

杨景斌回过神儿,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了温朔的对面,没好气地说道:“想说什么,直说吧,别绕圈子。”

“都有谁来劝过你了?”温朔故意绕圈子问道。

“很多人,威逼利诱,各种方法都用过了。”杨景斌自嘲般摇了摇头,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道:“老师我,这次真心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大义凌然……”

“呸!”温朔啐了一口,怒道:“你这叫蠢!”

“很多人都这么说。”杨景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便是被学生骂做蠢,也不在意了。

温朔咬牙切齿:“我和别人说你蠢,不一样。”

“一样……”杨景斌道:“我说了,别跟我绕圈子,浪费时间。当然了,你不绕圈子直接说,也是浪费时间,因为我不会改变主意的,所以,你现在就该跟我道别。”

“扯淡!”温朔愈发没礼貌了,他发现杨景斌已经无可救药,不禁勃然大怒叱道:“你在干这件蠢事儿之前,就已经考虑到最坏的结果了吧?但你却偏偏没想过,怎么做才能把活儿漂漂亮亮地干完了,还能保全自己,甚至从中受益。就想着大义凌然好威风,还他妈想着自己能名留青史吧?”

“嗯?”

温朔把二郎腿放下,也不靠着沙发背了,俯身压低了嗓门儿怒道:“我懒得骂你没心,不考虑上有老下有小,扔下他们该怎么办!我只是生气,你做事怎么就不动动脑子,把自己埋进了坑,结果事情还没办成,你图什么?”

“斗气!”杨景斌冷笑:“等结果吧,我会让你们所有人知道,我不傻……”

北京市西城区妇幼保健院
常州市德安医院
湖南治疗阳痿方法
江门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芜湖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