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凡子真神 第十四章 异域神僧(一)

2020-01-16 21:27: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凡子真神 第十四章 异域神僧(一)

且説这四人在大树林中飞奔驰掠,他们也不知道奔走过多少里地;凌星男引着邓夫人朝着树林深处跑去.

不久,前方开始愈来愈亮……又是几个起落,他们竟然跑到了树林的尽头.

旭日东升,万道霞光映射在他们的脸上.在傣树林的那一瞬,凌星男突然止住了脚步……他的脸上已有了复杂的变化,原本苍白失色的面容上竟然浮现出无穷惊意.

"缘石,奇阵……"凌星男喃喃地説道.

邓夫人见状,急道:"凌少侠,你怎么了?你还能坚持吗?"

凌星男并没有回答邓夫人,他只是怔怔地望着不远处的乱石堆和一块巨石出神……

原来,这片大树林的尽头是一片乱石岗.

自古滇南之地,本多长石,丛林.只是众人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长峰乱石尤多而已.

不久,司马云天与黄飞勇二人也冲出了大树林.他们看到凌星男与邓夫人驰出树林后再未奔逃,也不由奇怪了.

"师弟,别跑了……你跑得越快,你身上的毒伤发作得越快……"原来,司马云天以为是凌星男身上的毒伤发作了的原因.

"师兄,我不会跑了……"凌星男説出此话时,在场另外的三人都十分惊愕地望着他.

"你愿意跟我们回星云山庄了……"司马云天果然喜道.

凌星男缓缓地转过身来,望着司马云天二人,摇头叹道:"当然不是,我是説我们要就此别过了……"

凌星男説出此话时,三人更惊愕了.

"你是什么意思……"邓夫人不解地问道.

"师兄,你们走吧!回去告诉吴人杰,总有一天我会回星云山庄找他的……"凌星男淡淡地説道.

"师弟,你真要逼我们动手……"司马云天显然是不耐烦了.

凌星男似乎并未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而是转身一脸正经相地对邓夫人説道:"你先去乱石岗中等我……"

邓夫人从未见过凌星男如此正色地对她説话,她本是不愿独自一人先逃命的.但在凌星男説出此话时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凌星男的眼眸中充盈着自信.

邓夫人没有再犹豫,转身走入了乱石堆中……

此时,凌星男也不再理会司马云天二人,转身缓缓向乱石堆走去……

"三师兄,你便这般轻易地离去!是否太不把我和大师兄放在眼里了?"黄飞勇説道.

便在黄飞勇説出此话的同时,他已腾身跃起欲挡住凌星男的退路.然而,这一切似乎早在凌星男的预料之中.待黄飞勇腾身飞跃之时,凌星男出刀了……

他挥刀如作画一般,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刀锋毕现,寒意泼洒.

刀光,刀势,刀威,只在一刻间弥漫了空中……

"师弟,回来……"司马云天説这话时,凌星男也腾身跃起,使出‘清风迎天’的轻功身法,弹身走了.

司马云天在唤的是谁?也许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因为凌星男又准备逃走了,而黄飞勇在听见司马云天叫唤时,又倒跃回了原地.这二人都是他的师弟……

却説,凌星男在掠至乱石堆旁那块巨石时,又一掌击在了巨石上.那一掌的力道不强,但掌力消退时他们都感到了地面轰隆隆的声响……

这时,司马云天与黄飞勇二人才看清,那块巨石之上竟然镌刻着一个草体"缘"字.那个"缘"字虬劲有力,笔锋犀利,入石竟达数寸.明眼人一看此字,便知是一名精通书法之人,又以其绝世惊人的内劲腕力一气呵成的.

又道,凌星男在地面轰隆时,他闪身进了乱石堆.

乱石堆,看不什么特别之处.然而凌星男一进乱堆后,他的身影便从司马云天与黄飞勇二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司马云天见状,喝道:"五师弟,快追……"

司马云天当先追了出去,但当其追至乱石堆入口处时.他们怔住了……

原来,他们刚才看到的一切都变化了:石头还是那些石头,只是这些石头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些石头了.刚才凌星男与邓夫人进入乱石堆的那条小路也不见了,全被长峰怪石阻隔住了;而且在乱石堆中又开始浓雾迷漫过来了,阵阵阴风透出……

司马云天二人见此情形,他们一片茫然.

"大师兄,这……这乱石堆怎么如此怪异邪门?"黄飞勇惊问道.

"我也不甚清楚……师傅从前常説三师弟奇质异秉,他今生的境遇会不一般,成就自也非寻常人可及!三师弟自小便博闻广识,易经奇门,五行术数皆有习之,今日看来果然不虚!本来,我也觉得师傅,师伯之死甚有蹊跷……如今三师弟宁死也不肯跟我们回星云山庄,现在他又以奇门遁甲之术离去,实非你我二人所能及了……"

在凌星男掠入乱石堆中时,他便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司马云天与黄飞勇二人,这下怎么也拿他不住了.因为,在他驰出树林的那一刻起,便知道已有高人在助他了……虽然,他现在不确定是谁?.[,!]但是至少有一diǎn是肯定的!五年前他十五岁生日当天,那个老道所説的那番话,并非虚言……

"凌少侠,你果然进来了……我们赶紧跑吧,否则你师兄他们又要追上来了."邓夫人一见凌星男跃入石堆中,便急切地説道.

"不必跑了,我们已经安全了……"凌星男説道.

"不会吧?难道你已经把他们打跑了?"邓夫人惊道.

"那倒不是,以我师兄他们二人的武功,更加上我受伤之躯,要击败他们这谈何容易?"

"那你怎么説我们安全了……"

"因为我们在一个奇阵之中,在我入阵时便已起动阵眼……他们想要捉住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邓夫人听完凌星男的话,惊愕不已.

"奇阵?哪里有什么奇阵呢……难道是这些乱石堆?"

"不错,正是这些乱石堆救了我们……不过,这猩不是普通的乱石堆,这是高人排列下的‘先天梅花遁甲’石阵.我师兄他们断然进不了这石阵的……"凌星男説道.

这时,凌星男已放下久悬的心,胸间又开始气血不济,头晕目眩起来,紧接着心头一阵恶心,他竟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原来,他刚才一直都是凭着一股顽强的意志在坚持着.如今一旦安全了,意志懈怠下来却再也支撑不住了,竟然晕厥过去……

日薄西山,晚霞映满天.

黄昏,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分.但也是最短,人们最想留住的时刻.因为在这一刻,观落日,赏晚霞,酒送黄昏,可以将身心和体表完全放松下来,显得是那么的恬然与舒坦.

这一天,他醒的时候正是一个黄昏.落日西山下,太阳的最后一丝余辉照射在他的脸上.凌星男缓缓地睁开眼睛……

他看到了满眼的峰峦,还有那青山横亘和怪石凑的景像.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突然到了这里?

这些问题,在凌星男的脑海中不断闪现.但没有人回答他,因为四下里一片静寂,静得只能听到鸟鸣声……

凌星男回顾四周一眼,他发现自己竟然在一间青石所砌的石室中.石室里陈设简陋,一张木床占据了大半个石室,另外还有一个长条木凳.此外,再无它物.

石室内寒意阵阵,石室外清风呼啸.

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何黄昏时刻便有这般寒冷……他起身想从木床上爬起来,只觉得胸间伤口还隐隐作痛,但早已被人包裹好了.

在他走出石室后,他惊呆了:那里竟然是一处山间绝岭之上的峰峦洞窟.

难怪,难怪.凌星男只在心里一连重复了二遍.

原来,这座山峰的高程至少也在二千公尺左右.难怪白日里会有这般的冷,难怪还会有这么大的风!

在那洞窟不远处,凌星男发现了另外一侧还有一间稍大的天然石窟.他正欲走过去查看一番时,一个苍劲似洪钟般的声音从内传了过来.

"施主,你醒了……"

这个声音,倒把凌星男着实吓了一跳.在这深岭绝峰之上,能听到人的声音实也不易.

不久,一个身着红袈衣的白胡子老和尚从石窟中走了出来……这老和尚身长七尺,相貌粗犷,看年岁至少也在七旬以上.但他的面容上没有半diǎn苍老之色,那身体硬朗不説,走起路来更似一阵风.

至少十丈以外的距离,这老和尚似乎只踏出了一步,便到了凌星男的跟前.

凌星男还没有看清这老和尚的身形步法,一片红云便飘荡到了身旁.

"施主,饿不饿啊?你已经昏睡二日,滴水未进了."

"你是异域……神僧……"凌星男望着那老和尚,惊魂未定地説道.

"哦……你竟然知道异域?"这回又轮到这和尚吃惊了.

和尚没等凌星男回答,又自言自语道:"难道你去过……不对,不对,以你这般年纪怎么可能去过呢?不可能……"

广平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庆油田总医院集团乘风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广州哪家医院治的好
聊城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陕西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