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神雷诀 第百九十四章 人心叵测

2020-01-16 20:36: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雷诀 第百九十四章 人心叵测

此时的黛青山已经因武璇派遭伏击一事炸开了锅,各大势力纷纷请求自己的本宗调遣武力相助,以应付即将到來的各种争战,一时间整个黛青山风云际会,战云密布,

而就在雷震宇回到黛青山的第三天,由般罗静斋、缥缈宗以及残梦宗三大势力联合发起的武林大会正式开始,届时将广邀各路英豪前往以确定进入圣山的最终名额,

这消息一经传出,各个势力都摩拳擦掌,势要在这一武林大会中杀出一条血路來,

而就在这一天雷震宇也收到了拜帖,正式被邀请前往武林大会,雷震宇心中冷笑,这什么狗屁武林大会,想來不过是一场清场运动而已,

雷震宇这三天來一直藏在黯灭里面为澹台涵瀮疗伤,幸好他丹田内的轮回珠具有蒙蔽天机的能力,在经过多方努力下总算把潜藏在她灵魂深处的那一道禁制给拘了出來,然后封印在轮回珠里面而不怕被施展者发觉,只是澹台涵瀮由于受伤过重,一时半伙还醒不过來,

“谢谢,”澹台瑾瑶由衷的感谢道,这三天她一直提心吊胆,现在总算放下了一块石头,

“咱们是朋友不是吗,”雷震宇笑着回答,对于武璇派,他是极力要争取的,

澹台瑾瑶听了难得的会心一笑,但脸上的愁云却一直散之不去,因为她也在三天前就向门派发去了求救信号,但是至今自己的师门却一个都沒有出现,

雷震宇见状便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担心,或许路上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也说不定,”

“希望吧,”澹台瑾瑶苦笑着摇了摇头,她其实心里也清楚,有什么事情能比自己以及师姐性命更重要的,或许宗门真的出事了,只是她一直不愿承认罢了,

雷震宇也不想在这件事上过多谈论,以免影响澹台瑾瑶的心,因此便转移话題道:“明天便是武林大会了,不知道届时都会有谁参加,”

“你真的要去,”澹台瑾瑶听了心中一惊,在她看來这武林大会可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那是当然,他们只要敢请,我就敢去,”

“你疯啦,那武林大会摆明就是个鸿门宴,到时去的人能活着出來的估计沒几个,”

“无妨,既然他们想暗地里分配名额,那我就去看看,谁给了他们这个权利,”

“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现如今诸神大陆的十二大超然势力已经全部到达,这些势力包括缥缈宗、般罗静斋、残梦宗、南海仙境、天姥仙境、蓬莱仙境、昆仑仙境、富士仙境、天使神殿、佛禅宗、破尘宗、忍者界,而六大超级门派除了我武璇派外还來了两家,分别是灵域派及兽魂派,而十八大家族则來了秦家、宋家、唐家、藤原家、德川家、武田家、风家、土家、火家,有些沒來的估计也快到了,这些势力随便哪一个都不是谁能够惹得起的,而且现在形势迫人,每个门派几乎都把所有的底蕴搬了出來,所以这个武林大会其实就是他们的内定大会,那进入圣山的十八个名额最终只会在这些势力中产生,”

“这么多势力这十八个名额也不够分呀,”

“那最后就要看谁的拳头硬了,就比如我武璇派,现如今就处于绝对的劣势,要想最终胜出真的很难,”澹台瑾瑶眼神黯淡,她知道这名额估计与她武璇派无缘了,

“瑾瑶姑娘也不必那么悲观,到时你我联手这名额我还是有把握争取到的,”

澹台瑾瑶听了悲喜交加,喜的是雷震宇能这么对自己,悲的是她觉得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她叹息道:“每一个势力能够屹立于世亿万年而不倒其背后都是有逆天手段的,就比如藤原家,别看藤原鸿涛等被你轻松所杀,但只要他们家族起出最终的底牌,他们丝毫不会比其他的势力差,他们家族尚能如此,就不用说其他了,所以这武林大会就是他们亮底牌的时候,如果我师门能够及时赶來,说不定还有一拼的可能,但是现在……”

“那这底牌都有什么,”

“每一个势力积累了亿万年,就是再怎么不济也会出现一两个超级无敌的存在,这些存在在他们那个时代无一不是最顶级的霸主,因此便有条件为自己的门派留下福荫,最直接的就是修炼法门和各种无敌皇器,更变态的便是能够找到一角仙界碎片,使门派的人即使不飞升也能达到神境级别,像我武璇派便拥有一把无敌的逝之剑,此剑一出万物皆静,除非拥有同等级别的皇器,否则就是主神也能硬抗一击,”

雷震宇听了脸色微变,他还清晰的记得在灵兽湖的时候那把仙剑以及那面镜子的恐怖能耐,就是自己手头的东皇钟都是超级变态的皇器,如果这些势力每一个都拥有这样的皇器的话那可想而知由他们的家主使出來会有多变态,

而如果哪个门派潜藏着一个或两个骨灰级的神境高手,那就更不得了,

“怎么听你意思这武林大会背后其实就是一个天大的阴谋,”

“沒错,缥缈宗向來不问世事,但其能够预知未來的能力往往使其趋利避凶,这也是为什么世界历经更迭但他们就从來沒有衰落过的原因,所以我怀疑他们这次高调出山背后肯定是预见了未來的一角,而这未來对他们來讲或许就是灭顶之灾,所以这武林大会我觉得是他们发动的一场避凶运动,”

雷震宇听了突然感到背后冷飕飕的,如果这缥缈宗将未來的虚假现实提前透露给一些人听,那么即使这些人是圣人也会立马被蛊惑成一个举棋不定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缥缈宗就太可怕了,

“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更应该去了,既然避无可避,还不如勇敢面对,而且伏击你的凶手肯定是他们中的一员,我们不可错过这次机会,”雷震宇坚定的道,那十八个名额他至少要争取到一个,

“但是……”澹台瑾瑶刚想劝说,但雷震宇已经制止了她,

“我心意已定,瑾瑶姑娘不用再劝,”

澹台瑾瑶知道再说已无用因此便道:“既然这样我明天就跟你一同前往,不管明天是刀山还是火海,我都与你共进退,”

“好,”雷震宇也很爽快,然后便把独孤寂绝等从黯灭里面放了出來一起研究明天的行动,

而就在雷震宇谈话的同时在黛青山的上空一处空间裂缝里漂浮着一座宏伟的神殿,这神殿沧桑古朴,散发出一种让人不敢抗拒的力量,它通体乌黑,上面刀渍斑斑,似是被历史的刀痕所刻画,流露出无尽岁月的轨迹,

此时神殿的大厅里面席地坐着几个人,这几个人都只是一道虚影,看不清面孔,但却流动着令人心悸的恐怖波动,而在大殿的正前方盘坐着一个眉发皆白的老者,这老者神态有些龙钟,穿着也有些邋遢,但一双眼睛却亮如星辰,此时他开口说道:“诸位难道不信,”

声音如若洪钟,丝毫不显得老态,而大殿里面其他人都一直沉默的注视那老者,过了一伙一个背生一双金色羽翼的虚影便出口道:“如何信,”

话语言简意赅,虽然只是虚影,但声音却能穿透时空般荡起,令周遭的时空随时都有可能崩碎的感觉,由此可知此人的修为绝对的深不可测,

“如何信,”又一道虚影出口说道,这道虚影如一尊远古猛兽,周身红光缭绕,散发出令人窒息的热浪,他的声音虽沒有刻意说出,但也令这个大殿震颤了起來,显得他对此次的会话很慎重,同时也是在警告那老者话可不能乱说,

那坐在正前方的老者面色不变,他只是淡淡的道:“口说无凭,诸位请看,”

说完他眼神一眨在大殿正中央便凭空出现一口墨色的巨井,这口井表面刻画了各种晦涩难懂的符文,井内则自然形成一道道漩涡,这漩涡如树的年轮一样一圈套着一圈,看起來就好像某种自然法则一样亘古永恒,

此井一出令大殿里面的诸位脸色都不自然起來,因为这口井的來历实在太大了,

“缥缈宗的往來井,”最先出声的那道金色虚影脸色凝重的道,

“这往來井來历神秘,老夫活了这么久还是首次见到,看來缥缈宗是有所发现了,”这时一个童颜鹤发的虚影缓缓道,他背挂着三把仙剑,那仙剑隐有斩天之能,弑仙之威,

“正是,这口井可窥见未來的一角,具体怎样你们自己看,”那老者说完突然从指尖射出一道神光,那道神光激射到那口往來井里面,那口往來井里面的漩涡便快速的旋转起來,然后越旋越快,里面刚开始还是一片混沌,但到最后便依稀可见一幅幅快速切换的模糊画面,那画面看不清楚只有一些轮廓,但随着那漩涡的旋转速度越來越快,那画面越來越清晰,但最后却出乎意外的最终定格在一副画面上,那画面清晰可辨,如果雷震宇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那画面中的景象就是他自己,

“什么,”

“是他,”神殿内的诸位全都惊叫起來,眼前的画面让他们脸色剧变,而雷震宇此时也突然感到一种被窥伺的感觉,这感觉让他毛骨悚然,他突然抬头望天,似乎在那里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而同一时间大殿内的往來井突然停止了转动,然后哐当一声落在地面上,而在座的各位全都被震得喷出一大口鲜血,因为这窥见未來的秘密有违天理,触犯的天规,而被宇宙法则反噬,

“诸位以为如何,”那老者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因此平静的开口道,

“当杀,”这时一个从沒开口的虚影冷漠的道,而他这一声音令在座的各个虚影都有不稳的感觉,可以想象当本体來临时其实力到底有多可怕,

“当杀,”又一个声音响起,但这声音却是个女的,也不知道來自于何方势力,

“当杀,”

“当杀,”

“当杀,”在座的纷纷爆射出冲天杀意,这杀意几乎九天十地都能感受得到,

那老者点点头道:“那小子有些手段,明天只要他來,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绝对不能失手,”那老者眼角闪过浓郁的杀意,这是他无数年來首次对一个人产生了杀意,“要怪就怪他命不好吧,他一人独自承揽上天的气运,只有他死了,我们这些人才能活,”

汕头华美医院网上预约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怎么预约
宝鸡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治疗哈尔滨哪家医院好
汕头治妇科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