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千金-益母颗粒時評校長都走仕途學術怎么辦

2020-02-15 21:32: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时评:校长都“走仕途”,学术怎么办

原标题:时评:校长都“走仕途”,学术怎么办

新华北京4月11日电(姜春媛)一直以来,“学而优则仕”成为许多人固有观念,不少人认为,努力读书就是为“走仕途”,这种“思路”也在向高校蔓延:据报道,某媒体梳理116所“211工程”高校,据不完全统计,自2000年以来卸任的校长履历,发现共有49名校长卸任后,曾担任党政机关、军队、科协、人大、政协等部门领导干部

虽然说大学“去行政化”的口号喊了好些年,但碍于一些现实问题,大学行政化目前尚未有所减退趋势“某种程度上,中国只有一所大学,就是教育部大学,我们都是分院”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姜耀东曾直言:“不去行政化,大学就没办法办下去了”长久以来,高校校长有级别,大家都想当官,谁还愿意安心做研究困扰中国社会的“钱学森之问”,又该如何去解决

一直以来,高校行政化被视为阻碍中国高校发展的毒瘤,一些高校也有过去行政化的探索,但却并不成功从媒体的报道中,我们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在深圳一所大学,一个处长职位有40个教授去竞争;河南某所大学一个科级办公室主任及各科级干部岗位,竞聘者中不乏博士……上个月末,华中科技大学校长、着名的“根叔”在卸任演讲上表示,如今大学校园里还是多了一些“官气”,少了一些“学气”

我国有大学行政化传统,并一直处于行政管理之下,所谓“受尽十年寒窗苦,求取功名天下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人民教育家蔡元培曾立志要把大学变成做学问的一方净土他曾说,“读书不是为做官而来,而是为研究高深学问,养成硕学宏才的学问家”

但这种改革确实很难,在许多人的观念中,“官本位”永远高于学术,取消相关单位的行政级别绝非易事

五年前,朱清时被聘任为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他上任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办大学首先要去官化、去行政化”,要力争把南科大打造成“中国的麻省理工学院”时间一晃过去,南科大这块试验收获如何,说不清楚不过,当面对朱校长在卸任时一大串“不方便说”,已在相当程度上证明了这一改革并未取得预期效果

国家督学、云南省教育厅原厅长曾表示,中国大学的官场化屏蔽了大学的本质,大学应该是自由的天堂、智慧的圣殿、创造的摇篮中国大学去行政化难在政治体制改革,特别干部制度改革,难在官本位体制和观念的废止靠大学自身去行政化,永远去不了

所以,大学去行政化不是高校“独角戏”,也不是指去掉高校的行政级别,而是必须要简政放权,减少行政约束和干扰,强化学术委员会、教代会的地位和作用,充分保障高校的自主办学权

摒弃官本位,让学校回归学术和教育,让高等教育返璞归真也一直是社会各界的期盼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要求“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早在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年)》就提出,“逐步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去年12月,教育部公布了《高等学校学术委员会规程》,并将于3月1日起实施《规程》对高校学术委员会的组成、职责及运行等重要问题分别作了规定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部高等学校学术委员会国家规范,首次明确了学术委员会在学校学术组织体系中的最高学术机构定位

总之,高校去行政化之路不会一帆风顺,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的博弈是个艰难的过程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去行政化并不只是校领导级别取消的问题,而是整个学校的行政权、学术权重新配置的问题真的要推行改革,首先要统一布局,知道怎么设立理事会、董事会、大学章程,建立合理制度,这个很重要;另外,要真正改变现在教育部门的行政思维;第三,要真正建立在学校里落实教师和学生权利的组织和机构

原标题:时评:校长都“走仕途”,学术怎么办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老年痴呆症的病因
玉林正骨水的价格是多少
痛经是由什么原因引起
动脉粥样硬化能吃通心络胶囊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