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祈氏使魔 第五十九章 红殇

2020-01-17 04:45: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祈氏使魔 第五十九章 红殇

我醒来之后很快便过了一天,赤瞳依旧没有回来,有人怀疑它是带着它的师妹逃回蛇群去了。

但宫旭摇了摇头后说,驱魔师与使魔定下的契约是很难解开的,赤瞳不是自由身,所以一定会回来的。

因为若是不回来,它背叛的,就不止是赤练蛇族群了。

我觉得他们简直是强人所难,却也不知道如何帮助赤瞳。

红殇想必是不会放过我的,它一定在找机会来接近我。

那天凌夜占据我的身体,重创了它。说实在的,我还得感谢它,也不知道它是哪里来的那么强大的灵力,竟然能打败修炼噬魂术的红殇。

它真的很强,到底是谁呢……为什么会在我的身体里?

凌夜重创红殇那天的事,祈岚他们问我,我也只是含糊其辞,并没有告诉他们关于凌夜的事。而昏过去的荧也不会知道凌夜做的事情。

荧昏睡了一整天,赤瞳的妖血可以解赤练蛇毒,它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过它对于红殇一事依旧是耿耿于怀,经常吵闹着要去找红殇。

然后就被叶锦年狠狠按回床上,一记眼刀,“受伤了就给我躺着”

何锦苍他们在那天也有一起来找我们,他们帮助祈岚他们寻找红殇,但对妖魔的处置却一直持反对意见。他们坚决认为荧和红殇是一派的,强烈要求杀死荧,但被祈岚一口拒绝了。

祈岚说:“我不杀善良的妖魔。”

听到宫旭复述事情的时候,我仿佛看见那天祈岚坚定不移的目光。

第二天,终于,赤瞳回来了。

它左臂一条狰狞的伤口,还淌着鲜血,依稀见骨,它独身一人回来了,并没有带回红殇。

“我,没有带回来。”

它淡淡地开口,言语中并没有夹杂一丝感情。

祈岚蹙紧眉头思索了一阵。

其实我知道的,赤瞳杀不了红殇,它一定是经过了内心的挣扎,才决定回来的。

祈岚和其他人开始商榷如何能够捉住红殇,而赤瞳则一话不说地下去了。

我追了上去,跟着赤瞳来到了小翠家旁边的森林里。

“干嘛跟着我。”它语气不善,似乎心情很糟糕。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手臂上的伤……是你自己弄的吧。”

我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赤瞳眼神一顿,缓缓移开视线,瞥向另外一边。

果然是这样,我追问道:“你……杀不了它,所以放了它对吧。”

“这跟你没有关系。”

它冷笑着看我,我毫不畏惧地迎上它的视线,而后轻叹了一口气,拿出从叶锦年那里得到的创伤药,从小翠家打来一盆水,为它处理伤口。

血肉模糊的伤口几乎能看见惨白的骨头,看上去很痛,药洒上去的时候,更是常人所无法忍受的痛苦,可赤瞳连一声都没有吭。

有一个地方比手臂上的伤,还要痛。

我帮它包扎完伤口,正准备把东西收好,它忽然捉住我的手。

眼神不如往常那般轻佻戏谑,而是幽邃的冷静和认真。

“使魔,那天,是你伤了它?”

我本来想否认,可看着它的眼神,竟说不出一句谎言,只能点了点头,“……嗯。”

没等它问,我就继续道:“就像是被控制了一般,力量完全是压倒性地……将它打伤了。对不起……”

“你没必要道歉,这件事你没错,错的是它。我只是惊讶你居然能够打伤它……”赤瞳若有所思地看着地面,然后认真地盯着我。

“你要小心,它要我同它离开,我拒绝了,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离开了,不清楚它会不会回来找你。”

我点头,而后顿了顿,“赤瞳,你跟它……是什么关系?”

它顿了顿,缓缓道来,“我跟它都是孤儿,被赤练蛇王领养并收为徒弟,从小就生活在一起。”

“红殇一直都在我身边,它其实本性不坏……在很小的时候,它救过我……我一直将它当做妹妹。这一次,若不是为了我,它便不会走上这样的道路……”

它静默地看向远方,我怔了怔,便不再过问这件事。

“赤瞳。”

“嗯?”

“下次别用苦肉计,就算用,也别把伤搞得那么严重。”

它微微一怔,从喉咙里发出一个低沉的单音,“嗯。”

我起身把东西收好,端起水盆走到小翠家准备倒掉,刚一进门,一双惨白的手瞬间捂住我的嘴,不用看我都知道是谁。

我挣扎着,想要反抗却被愤怒的红殇抓得更紧,它朝着我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毒液顺着两颗獠牙进入我的血管。

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

手上的水盆扑通一声掉了下去,接着便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

被声音吸引而来的赤瞳发现了我和红殇,也不顾及吓昏过去的小翠,赶紧冲过来救下我。

一旁追踪而来的何锦苍和祈岚他们闻声见状便同红殇对峙。

我不知道自己伤得怎么样,只能捂着依旧流血的脖颈看向红殇。

它眼里满满的怨恨。

脖子难受地剧痛了起来,它用了所有的毒液,势必要我死。

赤瞳划破手,鲜血喷涌而出,它将手放在我唇边把血喂给我。

那一瞬,红殇的视线变得更加灼热。

它尖叫一声朝我袭来,祈岚和其他人拦住它的去路,用防御结界困了起来,可是它像是发狂了一般,死死打破了大家的结界。

宫旭一步跨站在我面前,缠绕结界的剑锋毫不留情地刺进了红殇的胸前。

红殇撕心裂肺地吼着。

赤瞳睁大血眸,瞳孔倒映着红殇痛苦的身影。

血液喷涌而出,染上了宫旭的眼角,他面无表情地抽出剑,剑锋上的血,一滴一滴砸在泥土里,渗了进去。

红殇倒了下来,赤瞳慌乱地推开我冲了过去,将红殇扶住坐了下来。

我被一旁的沧河扶住,神色茫然地看着它们。

红殇满足地看了一眼扶住它的赤瞳,嘴无力地一张一合,似乎轻声呢喃着什么。

赤瞳应该是听见了,所以它眼中满溢而出的心痛。

红殇说着说着,扬起一个邪魅的浅笑,在赤瞳怀中永远闭上了眼睛。

事情太快了,我还没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脖子上的伤口剧烈地疼了起来。

“使魔,喂,使魔你没事吧”

我的指甲嵌入我的脖子,忍着疼痛不肯出声。

“叶老师呢?带它去叶老师那里快蛇血好像没用”

他们三五成群地吵闹着,祈岚快步走了过来,推开众人,一把抱起我,往叶锦年居住的客栈跑去。

所有人和使魔都跟了上来。

除了它。

我痛得难受,微微睁开眼睛往后看向赤瞳。

赤瞳抱着一条死去的赤练蛇,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独自坐在地上,低垂着脸,火红的长发遮住了它的脸,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恍惚间,我看见,好像有什么,掉落在地上,渗进了黝黑的泥土里。

...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在哪里
郑州银屑病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北海知名癫痫病医院
淮安癫痫病治疗方法
宿迁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分享到: